繁體中文
当前位置:首页 > 胸椎 腰骶椎 > 详细内容
2型糖尿病
发布时间:2013-2-27  阅读次数:4090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
       2型糖尿病是中、老年人的常见病。主要是胰岛素分泌不足,或胰岛素受体不足,引起醣、脂肪及蛋白质代谢紊乱的一种疾病。通常表现为多尿、多饮、多食的  “三多一少”症状,出现全身乏力、消瘦、易感染等现象;重症2型糖尿病可并发多系统脏器的损害,引起心、脑、肾、神经、肝胆、胃肠、生殖器官、皮肤、骨骼及肌肉等病变;晚期可发生酮症酸中毒昏迷或非酮症酸中毒,将危及生命。

       糖尿病分为幼年型(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,又称1型糖尿病)和成年型(非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,又称2型糖尿病), 成年型糖尿病发生于中年以后为多见,一般认为其发病与过食和肥胖有关,故治疗主要以控制饮食、增加运动量及服用降糖药物。糖尿病的病因学说很多,其病理比较复杂,国内外学者已深入研究,发病机制已较明确,但是仍有许多患者的治疗远期疗效不够理想,不少患者得不到控制,发展成危害生命的疾病。因此,我们做了脊椎病因的临床研究。

(一)治脊疗法治疗2型糖尿病的作用机制

       我们观察一组1型糖尿病患者,脊椎损害均以T8—10为主,多系统有并发症者,则脊椎损害范围亦大。胰腺的交感神经发自T6—10脊髓侧角,经腹腔丛,在脾旁分为胃十二指肠支和胰十二指肠支,支配胰腺血管收缩及抑制分泌;副交感神经来自迷走神经背核,经腹腔丛分为脾及胃十二指肠分支,在内脏附近为终末节,支配分泌增加和血管舒张。交感神经在脊椎损害处因椎关节错位,尤以滑脱式错位时骨性压迫而损害及脊髓、周围神经的同时,可致交感节前纤维发生脱髓梢的炎症病变,引起植物神经功能失调而致胰岛血循环障碍及分泌紊乱。交感神经受刺激而兴奋,除直接引起血管收缩外,还使交感—肾上腺功能亦增强,肾上腺素与去甲肾上腺素分泌增多,使副交感神经功能相对抑制,而致胰岛分泌下降,又使肝糖原分解而血糖升高。

血糖的持续升高,是各系统继发性损害的主要原因。诚然,脊椎病因并非唯一病因,其他病因亦在发病因素中占重要地位,但是如果能重视脊椎病因的骨性刺激/压迫对交感神经低级中枢和节前纤维的伤害,将对2型糖尿病的防治是有重要意义的。

       (二)治脊疗法

       2型糖尿病的基本方案:根据三步定位诊断,明确发病胸椎节段(T6—10为多见)。对全脊椎多节段伤害者,应先以T6—10为主,待糖尿控制后,再治疗其他节段,亦可全脊治疗同时进行,以T6—10为重点,但要按患者病情的轻重缓急为抉择。治脊疗法第一疗程,应保持原用降糖药物治疗不改变,此为安全方案。尿糖多在治脊4~10次后开始好转、转阴(治脊初期,少数患者血糖略增高,后渐降低),  此时暂不更改用药,待血糖恢复正常后,才开始逐渐减药而至停用药物。重症患者在第一疗程,病情常有波动,多在第二疗程才逐渐平稳,应有计划地做2—3个疗程。

       饮食疗法:在第一疗程仍按内科原要求,在血糖正常后可逐步放松,但仍应注意适当减少每餐食量,坚持少食多餐调养。

       治脊方案一,以正骨推拿为主治法,以四步手法纠正椎间关节错位和治疗软组织损害(松解深筋膜和韧带黏连、肌痉挛等病变,促使脊柱生物力学失衡康复),重症加腹部按摩和捏脊疗法。老年性退变  或有脊柱侧弯者,加治脊床或牵引床治疗;

       辅治法:选短波(或超短波)治疗上腹部对置法(胰、肝区和T6—10胸椎部),3次后加水针疗法治疗椎旁软组织损变,以促失稳康复;预防复发.床上脊柱保健功和单/双杠悬吊的自身牵引为主,选1—2项健身运动;慢跑、快步走、爬山、划船、游泳,忌举重、跳高跳远、足球、网球等易致胸椎扭挫伤的运动。

治脊方案二:以治脊床做主治法,每日一次,每次20分钟,20次为一疗程。治脊床选用:

(1)全脊(全程)或局部(上 2/3程)的正骨推拿;

(2)隔次加用牵引1次(按体重选择牵引力,约1/2~2 / 3体重牵引力),用双下肢左、右交替牵引程序,10分钟/次,与推拿同时进行;

(3)全脊热疗; 

(4)3~5次后,若错位较重处仍未能复位完善,可补充人工正骨手法复位1—3次; 

(5)复位成功时,加水针治疗劳损点,不用葡萄糖液,改用6m1胎盘注射液或复合维生素B注射液,在患椎椎旁双侧劳损点各注射2~3 m1,倾、仰式错位者选变窄的棘突间注射(牵引后使用,半环形注射法),隔日1次,每疗程6~8次;预防复发:每日患者进行1~2次单杠悬吊法,在悬吊中做蹬腿或左右摆动;仰卧挺胸法是康复期锻炼的主要功法,每日练功一次,每次练30一100下;亦可选用慢步行功、太极拳;或健身操、背向步行等,但不宜跑跳及球类运动。危重患者不适用治脊疗法。

       (三)典型病例

例一:雷x,男,56岁。因肩周炎住骨科。住院中2型糖尿病复发,出现三多症状,伴腰背痛,血糖227毫克%,尿糖++++。以往多次发病经药物治疗亦需一周或数月始能控制,此次发病仍按以往用药不变,加用治脊疗法,检查发现T6—9及L1—2有错位征,椎旁压痛明显,1次治脊疗法后三多症状迅速好转,4次治疗后复查血糖172毫克%,尿糖阴性。

例二:朱x x,女,59岁,某门诊部主任。确诊为2型糖尿病6年,长期服用多种降糖药物(优降糖2.5mg,2—3次/日;降糖灵25mg,2—3次/日及中药,曾用过一次胰岛素治疗),尿糖仍在+~++++间波动,血糖均在140~320毫克%之间。得知治脊疗法有效,要求来门诊治疗。查体:T6—10有明显变形及椎旁软组织劳损体征,颈椎先天性畸形,用治脊床,3次后加水针治疗,已往患颈椎病十余年,故一并用手法治疗。每日1次,第4天尿糖转阴,其未遵医嘱(患者是医师),自停降糖药物(优降糖及降糖灵)第6天尿糖再出现++,始告知经治医师,给予说明2型糖尿病多年器质性损害后功能康复须有—定的过程,继如前服药与治脊同时进行,第7天尿糖再转阴性,第1疗程20次完成后,复查尿糖阴性,血糖为103毫克%,停用药物治疗。因出差未能做第二疗程,停止治疗半年,病情仍稳定未再复发。

例三:李x x,女,49岁,美籍华人。在美国确诊为2型糖尿病6年,并发末梢神经炎2年余,随丈夫在香港工作期间,多次入住医院,病情逐渐加重,经友人介绍来我研究所门诊治疗。空腹血糖320毫克%,尿糖++++,四肢套式麻木区,双上肢由手至上臂中1/3段,双下肢由足至大腿中1/3段,四肢乏力(需由别人抬其下肢,才能上床),生活自理困难。治脊疗法以正骨推拿治疗颈、胸、腰椎错位关节(全脊柱调理),以捏脊疗法为强壮手法,加四肢麻木区点穴和拍打法,胸椎患部T5—10和上腹部超短波对置法,温热量,10分钟/次。每日1次,20次为1疗程。继用原降糖药不变,加治脊疗法6次后,全身症状改善,空腹尿糖++,头昏、头痛消失.睡眠改善,四肢麻木程度减轻。第1疗程20次结束,回香港复查:空腹血糖164毫克%,空腹尿糖0~++,其家庭主治医师同意她继续来穗治疗,先后共完成治脊疗法3个疗程,降糖药经多次减量至维持量(已停用胰岛素),血糖98~120毫克%、尿糖0,已达正常范围,四肢麻木感消除,恢复自理能力,高血脂、高血尿酸亦明显降低,停治前教会其练床上颈腰保健功,自身悬吊法和内养功法。其家庭主治医师认为:治脊疗法作为糖尿病的辅助治疗方法,是有疗效的。停治后随访3年。病情稳定,已能料理家务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摘自龙层花《脊柱病因治疗学》)


我要评论
  • 匿名发表
  • [添加到收藏夹]
  • 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未登录
最新评论
所有评论[0]
    暂无已审核评论!


     copyright 2000-2009 中网 ( zw78.com ) All rights reserved 京ICP备09031998号